当前位置: 首页 > 123文库 > 哲学与人文科学 > 戏剧电影与电视艺术 > 浅析演员跨界当导演的优势与不足

浅析演员跨界当导演的优势与不足

  张希喆

  (上海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上海200000)

  摘要:近年来,随着国内文化语境的逐渐宽松与电影工业的蓬勃发展,电影导演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科班出身的专利,越来越多各行各业的人才涌入这一行列。其中不仅有编剧出身的薛晓路、刘浩良,作家出身的郭敬明、韩寒,甚至还有主持人出身的何灵以及音乐人出身的周杰伦、方文山等等。相较于上述几类人群,演员跨界当导演更是扎堆涌现,成了近几年电影创作行业内的普遍现象。

  关键词:演员;跨界;导演;电影;表演

  中图分类号:J9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828(2021)20-0110-03

  俗话说:“演而优则导。”不论是主演影片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英国演员理查德・阿滕伯勒,还是国内大家熟知的周星驰、成龙、姜文、徐静蕾,都是演员跨界当导演典型案例。尤其是在2010年,演员徐铮跨界执导喜剧电影《人再囵途之泰囹》收获了12亿票房后,演员跨界当导演这一现象在国内成了潮流。[1]本文将从演员跨界当导演这一盛行现象出发,探析现象下所隐含的优势与不足,从而对未来的发展与方向作出展望。

  一、演员跨界当导演的优势

  首先,能够跨界当导演的演员多为一些在表演上己经取得过一些成就或者是在演技上己经取得大众认可的人,比如演员成龙,自17岁进入演艺界以来,兢兢业业,认真对待每一个自己所演绎的角色,作为一名演员他不仅在华语电影圈里占有一席之地,也在国际影坛贡献了一抹华人的身影。之后更是于2016年获得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在整个国际上都享有盛名;内地著名导演姜文,在做导演之前就曾先后在电影《芙蓉镇》与《宋家皇朝》中出演角色,并在百花奖与金像奖中分别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奖。演员作为本就参与到电影创作中来的群体,自身对于电影表演的专业素养极高且经验丰富。俗话说“导表不分家”,他们不仅系统地接触学习过表演,在过往与导演的沟通中也学会了怎么与演员交流,怎么与剧组其他人员诸如摄影、灯光、道具交涉等等,相较于其他作家、音乐人等完全没有剧组经验的跨界导演来说,这是演员跨界当导演所具备的最为的得天独厚的优势之一。[2]

  其次,还有一个不容小觑的优势是跨界做导演的演员在影视圈内拥有丰富的人脉与资源,这不仅为他们的创作提供各种技术与能力支持,也为其作品的质量保驾护航。简单拿赵薇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来说,该片之所以能够卖座又卖好,赢了票房也收获口碑,甚至开创了国内怀旧青春片的成功先例,都与其背后强大的团队是密不可分的。首先来说,香港导演关锦鹏参与了影片的监制工作。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不仅执导过许多诸如《阮玲玉》《红玫瑰白玫瑰》《胭脂扣》等脍炙人口的影片,还获得过许多颇具分量的国际性电影大奖,更是担任过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处女作单元评委。虽为香港导演,他并没有延续香港商业大片的风格,反而是独具一格地将目光聚焦在了女性角色。在他过往的电影作品中,有着很多勇敢独立、积极向上的女性形象,这对影片女主角性格与命运的塑造起到了不小的助力。除了监制之外,编剧也是电影制作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李樯作为内地优秀编剧,其作品细腻入微,曾参与创作的影片《孔雀》《立春》《黄金时代》等都屡次在电影节上崭露头角,他的加入也在剧作方面为影片奠定了更加坚实的基础。所以如此看来,演员跨界当导演,不仅背后站着专业的电影制作公司,还有一帮专业的电影人为其添砖加瓦,为整部影片在质量水准上提供了一个保障。

  最后,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于演员自身所带有的明星效应。在做导演之前,演员往往已经在之前的作品中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与粉丝号召力。在这样的明星光环下,他们拍出的作品自然会得到大众更高的关注、与电影相关的话题也会更具热度。换言之,投资方与出品方更加愿意选择“星导演”的电影也是因为其自身所带有的票房保障。在如今这个新媒体时代,随着飞速发展起来的各路短视频与新媒体,信息的传递更为方便快捷,也更具时效性。据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影院主流消费人群是具有一定文化知识和学历的青年观众,而这批观众也恰巧是新媒体使用的重度沉迷用户,所以新媒体上的营销是否成功至关重要。邓超在《银河补习班》上映前,就在新媒体上展开了大肆地营销宣传。一方面根据电影内容,抓住了“教育”这一社会热点,提出“清华北大只是过程,不是目的”这一宣传语;另一方面打亲情牌,在微博上与同样是演员的妻子孙俪频频互动,微博拥有4304万粉丝的孙俪还晒出带孩子来片场的探班照,引起了大众的热议,也为电影的上映带来了不小的热度。

  二、演员跨界当导演的不足

  相对而言,演员跨界当导演也存在一些诸如缺乏经验与专业素养、没有形成自己的导演风格、过于依赖粉丝效应导致影片质量平平等被大众所诟病的不足。[3]

  第一,许多演员跨界执导电影处女作时,由于缺乏执导经验与专业素养,往往会为了规避风险而选择一些'p改编而来的作品。比如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由才女导演徐静蕾自编自导,并亲自出演。赵薇导演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苏有朋导演的《左耳》等,均改编自有影响力的同名小说。这样的'p首先自带一大批原著粉,虽然能够让票房迎来短暂的胜利,但同时也会面临一定的风险。在当今这个web2. 0时代,电影市场迎来了口碑为王,内容制胜的时代,每个个体尤其是意见领袖在自媒体上的态度与评价越来越关键。导演与编剧在对'p作品进行改编时稍有不慎极有可能会遭到原著粉的抵制。而且随着'p这股热潮的退去,能够有一个扣人心弦的原创好剧本显得愈发重要,这也给一些想要跨界尝试导演的演员以及一些己经执导过的演员导演带来了更多新的挑战。

  第二,多数演员跨界导演后所执导的影片并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整体风格,除了徐峥的“囵”系列以及陈思诚的 “唐探”系列之外多为单一作品,且从类型上来看多为一些新都市电影、轻喜剧电影以及小妞电影,不会触及社会热点,也不会探讨社会现实,基本上都是摒弃了现实主义手法后以一种轻松诙谐的态度只为博观众一笑。比如邓超导演的 《分手大师》,讲述了情感经历丰富的梅远贵从事于帮别人分手的工作,而在遇到自强不息的北漂姑娘叶小春之后彼此的人生发生了改变。尽管题材新颖,但故事结构较为单薄,整部影片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内核可言,全程只是为了搞笑而搞笑,显然只是为了包袱将笑料生拼硬凑在一起。这样的电影可以说是无关痛痒的,观众笑过后精神层面上没有得到相应的充实,那么即使表面上取得了票房的成功也不能掩盖其创作上的瑕疵与缺陷。还有一些被跨界导演所偏爱的“青春”题材的影片则存在着同质化严重的现象。所以演员跨界做导演后究竟是简单的昙花一现还是会成为导演界的潜力股还是值得考究的。

  第三,粉丝经济对于演员跨界当导演来说也是把双刃剑。不可否认,粉丝这一群体为本就拥有粉丝基础的演员导演提供了最为基本的票房保障,但如果只是一味地依赖于粉丝效应,忽视了影片自身质量的话,那么终有一天粉丝的好感度将被耗尽,甚至会导致大众从心理上抵制粉丝电影。冯小刚在凭借电影《老炮》夺得影帝时,曾调侃道:“太多演员当导演,我只能转型当演员。你有影响力拍一部电影,但是也不能滥用观众对你的信任。拍电影很容易,但是拍好电影非常难。”虽然是一句调侃,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许多演员跨界做导演时,没能将内容为王放在首位,辜负了粉丝与观众的信任。比如邓超导演的《恶棍天使》,尽管有孙俪表演加持,但随着电影票房一路飙升,口碑却在持续下滑。电影中荒诞的造型,低俗的笑点让不少观众感到厌烦。之后,邓超的微博粉丝数暴跌9万人,更有人评论说邓超只有在出演别人电影时才有看头。不仅如此,邓超与俞白眉的合作一度被视为影视圈里的灾难,尽管他执导的第三部电影《银河补习班》没有延续前两部的荒诞搞笑,但面对着粉丝被过度消耗,影片在票房方面依旧没有交上令人满意的答卷。

  三、演员跨界当导演的展望与未来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分析当下电影市场,中国需要至少 200以上的成熟导演,但事实上在市场上真正成熟、具有票房承担能力的目前只有五六十个。[4]在这种时候,演员跨界当导演势必为整个影视行业都注入了一股崭新的活力与强劲的力量,也为中国电影带来更为多样的诠释与展现。

  除此之外,当下的国产电影正在由产品时代走向定位时代,一向被称为“第七艺术”的电影早己变为大众化的消费商品。回顾近几年,许多著名导演执导的优秀作品从人文历史角度来看都颇具价值,但转看票房却都没有呈现出其应有的结果。2014年许鞍华导演的电影《黄金时代》荣获第3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终却只收获了5127.6万票房;2015年,侯孝贤凭借《刺客聂隐娘》获得最佳导演奖,但影片上映后大陆票房最终却只有6108.6万;2019年,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集众多时下热门明星,网络宣发也做得十分到位,然而最终票房也不过六千多万。诸多案例表明,倘若导演在制作电影时像以往那样只是单纯凭借自己的喜好来抒发表达自我情怀的话,可能将无法在如今的消费文化下继续生存。而适当依据消费群体的需求与喜好,迎合目标消费群体的观影口味才有可能取得成功。

  对于演员跨界类型的导演同样如此。如何在商业与文艺之间找到平衡点至关重要。在这一点上,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起到了里程碑式的作用。影片讲述了公司一行人乘船出海时失事,众人流落到了无人的荒岛上,如何生存成了难题,但是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共同面对。电影虽然包裹在喜剧的外衣下,但其内核却是一幅呈现了人性百态的浮世绘。生活在封闭的,不知何时能获救的小岛上,现实世界中的一切规则全都不复存在。看似和谐的生活中,大家却各怀鬼胎。整部影片剧情紧凑,一波三折。作为黄渤跨界导演的处女作,这部带有强烈批判意识的魔幻现实主义力作最终获得了13.11亿元的票房,可以说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一出好戏。”

  在商业与艺术之间找到平衡点很重要,弘扬正确的主流价值观在如今这个社会大环境下同样重要。演员吴京在其他跨界导演还停留在内容雷同、类型单一的新都市电影、轻电影以及小妞电影时,为大家带来了令人眼前一亮的军事题材爱国主题影片《战狼2)),一举成了近年来,国内电影市场上最为名副其实的一匹黑马。[5]而《战狼2》之所以能够在口碑跟票房上实现双丰收,除了剧本创作与拍摄制作上的精良之外,它对英雄情怀的抒发、对中国元素与中国文化的展现以及对国家形象的完美诠释都契合了当下观众的观影心理,宣扬了积极向上的主流价值观。在影片中,不论是冷锋展现的中国功夫、侨民撤离时扬起的五星红旗还是最后出现的航空母舰都深深牵动着每位中国观众的爱国心以及民族自豪感,也向世界观众呈现了我们自强不息的中华品质以及不放弃每位同胞的大国风范。

  最后,如何把握观众的观影心理,抓住其情感共鸣在近年来也显得尤为重要。2021年春节档期间,喜剧演员贾玲首次执导的影片《你好,李焕英》不断刷新票房,超越了同期的国产电影《唐人街探案三》以及《刺杀小说家》,成了名副其实的爆款影片。影片取材于导演贾玲的真实故事,以其母亲李焕英为原型,向观众娓娓道来了一段无私的母爱,影片中的经典台词“我的女儿,只要她健康快乐就好”一度成了网络中广为流传的语句。在如今这个后疫情时代,其聚焦于母亲这一伟大角色,狠狠抓住了观众的观影痛点,成功击中了每一位观众的情感软肋,赢得了口碑票房的双丰收。

  综上所述,对于演员跨界当导演这一群体来说,其自身带有明星光环,拥有大量的粉丝基础,在圈内人脉与资源这一方面也略胜一筹,但从题材跟风格的角度来看较为匮乏。所以唯有回归到作品本身,不断发扬电影工匠精神、坚持在创作上推陈出新,在思想上弘扬积极向上的主流价值观,在内容上讲好中国故事,在表达上抓住观众的情感共鸣,才能实现更高更远的长足发展,为我国也为世界影坛添砖加瓦,创作出更为优秀的影片,贡献出属于自己的力量。

  参考文献:

  [1]孙熙魁华语电影界名人跨界当导演现象研究(2012-2017) [D].吉林艺术学院,2018.

  [2]甘剑宇浅析演员跨界当导演的优势[J].视听,2015(02) :135.

  [3]田燕,黎光容从电影生态视角看跨界导演创作热潮U]电影文学,2017(17):70-73.

  [4]张路.我国明星跨界转型导演现象研究(2010-2015)[J]. 兰州大学,2016.

  [5]樊晓宇,李静.国内电影媒介文化对主流价值引领的新思考——以(战狼2)为例[J].传播力研究,2020,4(14):74-75+78.

该文章方向还可以投以下杂志
服务与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