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123文库 > 哲学与人文科学 > 戏剧电影与电视艺术 > 中国神话题材动画声音创作研究

中国神话题材动画声音创作研究

  刘 迪

  (浙江传媒学院,浙江 杭州 310018)

  摘 要:中国动画自诞生之初就与神话故事密不可分,从国产动画电影发展初期的《大闹天宫》,到如今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等高票房的成功案例,体现了神话题材动画的无限潜力。在鱼目混珠的影视市场,如何使中国动画作品不落俗套,引领动画艺术展现独特的中国魅力,声音在其中发挥着极为关键的重要作用。本文从声音创作的角度出发,浅析声音如何塑造“神话”与“动画”的神奇虚幻境界、如何打造动画艺术的民族特色与时代特性,探索中国动画的创新发展之路。

  关键词:中国神话;动画;声音创作;意境;民族性;时代

  中图分类号:J95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5079 (2021)20-0116-02

  一、引言

  在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动画事业发展进程中,“神话题材”动画之所以经久不衰,必定有其所承载的独特价值内涵。本文对该类作品的声音设计和创作研究,结合了神话和动画两者共同的特点来分析探讨,由史观今,根据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取向和审美能力的改变与提升,来进行对声音创作的探索。

  二、虚实相生:声音营造“实”景与“虚”境

  对于神话题材动画作品而言,声音的作用不仅在于还原真实,其更重要的作用是“界定”真实。换句话说,我们所构建的其实是“虚”境,但要让观众对画面所呈现的内容信以为真,仿佛身处“实”景。

  (一)数字音频技术创造非自然声场

  声场决定了一部作品诞生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中,数字音频技术可以创造出一个神奇虚无的空间,基于声源艺术化地再造一个神话般如梦似幻的声场,营造作品的朦胧美感。

  在《大鱼海棠》(以下简称《大鱼》)的开头,在老年“椿”充满哲学意蕴的独白背后是庞大而混沌的海水声,低频厚重,声音层次的上部漂浮着高频电子音色的铺底,大混响的电钢琴音色在大面积的海水声与电子音色的包围中若隐若现,出现在左方,随后右方的电子音色由点到面,由远及近逐渐铺排开来;大鱼的叫声有的在远处,有的似在眼前,充分利用声音的空间分配。多声道环绕声技术创造包围感,塑造处在空间内部的感觉,在影片一开始,就带观众进入了一个神秘的上古北海世界,置身深海的孤独冷寂之感扑面而来。

  《大鱼》00:53:45处,在椿昏迷中的梦境里,鲲飞上天空自在遨游。乐器的声场、混响空间、延迟效果等层面,作曲家都己经对其进行了较为细致的调整,诸多熟悉的原声乐器出现几乎都会伴随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有明显的电子音色托底,要么则是通过电子化处理使其不再那么纯粹,电子合成的古筝来增加音质的颗粒感,体现场景的空灵悠远;电吉他带有侵略性的音色加入,烘托画面所带来的强烈震撼之感;在此处大鱼叫声的处理上,使用了延迟效果与大空间混响处理,体现天与海的深邃之感。

  再如《姜子牙》6分前后,姜子牙一步步登上通往 “静虚宫”的天梯,他身材纤长,衣带飘逸,但是此处踏在天梯上的脚步声却是厚重的金属质感,低频丰满,运用大量反射声使声音在直达声的干脆听感之上带有绵延的余韵,既体现姜子牙深沉的性格特征,又能使观众真切体会仙界的神圣严肃、庄重不容侵犯;狐妖九尾出现时,其人声不再是位于中置声道,而是发散于声场各处,环绕诡谲,飘忽不定,体现异境的鬼魅无常。

  (二)声音赋予神话题材动画超然境界

  中国神话题材动画注重对意境的打造,而意境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美学思想,具有情景契合、虚实相生、韵味无穷这三大特征,作品在意境的营造下带来一种超然物外的脱俗之境。

  在《白蛇:缘起》中,传统乐器洞箫的使用极为典型,箫的表现力主要在于温厚的中频,音色同笛子相比,显得格外的恬静、秀雅,以长音线条为主,略带幽怨的曲调,表达人妖殊途的无奈哀伤与爱情的缠绵、命途的流转,勾勒出神话的悠远意境,极具古韵色彩,与画面中的中国山水、烟雨江南交相辉映,配合如水墨画般的浅淡色彩,使得这部作品成为中国特色动画的成功案例;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中,洞箫同样在渲染仙境气氛中大放异彩。

  在00:33:20之后,身处“山河社稷图”里的哪吒在太乙真人的带领下“遨游仙境”,落入莲花池中,此时哪吒被一朵莲花托起,背景音乐中洞箫柔缓悠扬地飘起,一改之前的宏伟壮观的景象与气氛,一瞬间使人心平气和,并且这段洞箫旋律所使用的调式极具独特的古韵色彩,

  这段洞箫音乐的主旋律是仕小调,在此基础上升高了vi级d音,若按西方中古调式来说,这段音乐为“多利亚”调式,而这种调式色彩天然带有古老神秘的色彩,非常契合神话题材动画的风格要求;若按中国调式来分析,这段音乐是A为宫音的雅乐调式。雅乐音阶是历史最久的一种音阶,在古代常用于祭祀天地、祖先等仪式活动中。通过洞箫悠长平和的音色特征,充分发挥出这段音乐的古色古香,和画面配合,极尽表现了身处仙境的宁静祥和。

  二、立足本土,对话时代:声音创作的民族性与时代性

  (一) 民族性

  中国神话题材动画所表现的,是一种区别于西方艺术表现形式的独特的思维方式,其声音创作需要依托一套独特的“中国式”艺术思维境界,通过音乐、音效、人物语言等要素来呈现中国独有的民族特色。

  民族乐器音色的鲜明特性为民族风格奠定基调, 例如唢呐,是极具民族特色的高频旋律乐器,音色雄壮宏伟,音量大,高音透彻,具有穿透力,感染力强,在近年两部神话英雄题材动画电影《西游记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和《哪吒》中,以唢呐的高亢彰显经典神话人物孙悟空与哪吒的正义英雄形象;在《哪吒闹海》中,龙宫部分的器乐甚至使用了国宝级出土文物曾侯乙墓编钟;而在《大鱼》中,则是将勋、二胡、三弦、筝等众多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乐器运用到了极致,完美烘托出了动画场景中空灵缥缈的效果。

  戏曲也是独有中国风格的艺术形式,早期国产动画《大闹天宫》,京剧音乐元素的大量运用成为本部动画音乐的最大亮点,京剧的唱腔与念白、锣鼓点的应用与烘托,使得整部作品呈现出特有的中国味道,动作以板鼓和锣加以强调,代替音响效果,打斗场面也是以京剧武打的镲片、锣鼓烘托热闹气氛;在《小门神》的电影开场,一声板鼓一声锣,画面还未出现,就已奠定了浓郁的中国风基调。紧接着紧凑的小镲,印着“戏”字的红色幕布揭开,民族色彩一览无余。

  在《大圣归来》街市上的环境声中,充斥着走街串巷的卖物之声,吱吱呀呀的扁担与板车,叮当作响的打铁声,戏台上的秦腔、卖艺等音效展现了中国繁华热闹的集市文化;《天书奇谭》在片头放入了人物标志性的声音效果,如蛋生毫无顾忌的哭声、黑妖狐装神弄鬼的摇铃声、蓝妖狐咽口水的声音、府尹眼珠的转动声等,使观众在熟悉人物角色的同时体验了隐藏在作品中诙谐幽默的中国式戏剧元素。

  方言的使用既能体现地方特色,又能展现人物性格特点、增加动画的幽默色彩,太乙真人带有四川方言特征的人物语言形象生动,体现太乙性格的诙谐有趣;看守结界的两只结界兽,语调一南一北形象分明,看守南面的结界兽语气与动作阴柔女态,看守北面的则一口东北方言,对比鲜明。对于细节的如此重视与巧思,造就了这部作品的好口碑和高赞誉。

  (二) 时代性

  声音对于影视作品时代感的营造是极具创造性的,其作用不容忽视也无可取代,因为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其独特的声音。对于打造当代人喜闻乐见的动画作品来说,我们的声音创作理应跟随时代开拓创新,反映时代特色。

  在“哔哩哔哩”等平台上映的动画《非人哉》,深受年轻人喜爱,这部动画由漫画改编,取材自民间故事和《山海经》等神话著作,讲述了中国古典神话传说中的精怪如何在现代社会下生活。环境声和台词的设计贴合人们的生活日常,具有后现代艺术的搞怪风格,符合现代人对主流文化进行解构的文化审美;主题曲由虚拟歌手“洛天依”演唱,整首歌曲用电子合成器编配,充满现代科技感,而电子二胡、琵琶和正片中配乐滑稽的锣鼓点,又没有完全脱离民族元素。这部动画的进步之处还在于角色的选取有更加开阔的视野,不局限于孙悟空、哪吒此类泛滥于市场的人物选材的束缚,麒麟、"战神”刑天、精卫、年兽、三足金乌等神话形象的呈现使人耳目一新,每集片尾由“白泽”(上古神话中的神兽)以旁白方式讲解关于神话或寓言故事的小知识,具有寓教于乐的特点。

  随着大众审美能力的提升,行业内对声音创作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小门神》中,00:10:20之后, 夜游神飞到车顶,用大喇叭宣读文件的桥段,仔细听辨可以发现,在夜游神嘴巴正对喇叭时,其声音进行了大范围的高低切处理,以呈现喇叭对声音的过滤,而当他转头或嘴巴偏离喇叭时,根据画面中他位于喇叭的角度和距离,对声音的频率成分进行适当的衰减或增补,极尽对细节的重视,以求达到还原画面的真实效果。

  四、结语

  在一些高票房的动画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其成功绝不是偶然,而是独具匠心的创作与设计,对细节的精雕细琢。笔者认为,神话题材动画在市场上层出不穷,体现了人们对此类题材动画的精神需求和情感认同,同时这也是对传统文化精神内涵的传承与发扬。近年来以动画为载体的中国新神话,应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预见崭新的未来,在日新月异的新时代,我们需要更加积极的文化生产模式,作为推动动画事业发展的关键力量,声音创作者理当义无反顾继续辛勤耕耘,发挥无边无垠的灵妙想象,以古老神话为原型,发扬工匠精神,在历史前进的洪流中讲好无与伦比的中国故事。

  参考文献:

  [1]冯曦,张晶晶.虚拟影像中管弦乐与数字化设计结合分析[J].艺术科技,201 9,32(1 0):3-5.

  [2]【美】omlinson Holman.多声道环绕声技术[M].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9:181.

  [3]王铉.国风题材动画电影音乐创作的新探索[J].当代电影,2019(12):101-104.

  [4]王艺涵.古典意境说与现代意境说辨析[J].南方论刊,2020 (10):94-96.

  [5]朱婕.中国动画电影声音设计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8.

  [6]赵娴.民族传统与现代幽默的艺术创新——试论中国动画电影《天书奇谭》的声音设计[J].电影评介,2017(09).

  [7]赵娴,申林.技术・艺术・学术:中国动画电影声音创作与理论发展综述(1935-2020年)[J].电影评介,2021(01).

  [8]张萍.浅谈赵季平影视音乐的语言文学特征——以电影《红高粱》为例[J].青年文学家,2015(17).

该文章方向还可以投以下杂志
服务与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