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123文库 > 信息科技 > 新闻与传媒 > 融屏时代下的媒介狂欢景观探析

融屏时代下的媒介狂欢景观探析

  董 雪 胡 晴

  (吉林艺术学院,吉林 长春 130021)

  摘 要:在融屏时代下,人们通过屏幕去和外界产生联系与互动,并且沉溺于媒介构筑的“真实”却又“虚拟” 的媒介景观之中,出现万屏互联、万人狂欢之象。通过以融屏时代下媒介景观的搭建作为切入点,从优化内容构筑媒介狂欢景观、受众角色转变重塑集体狂欢参与感方面,融屏时代下媒介狂欢景观的建构进行了相关研究,为融屏时代下媒介的发展提供新的思考。

  关键词:融屏;媒介景观;狂欢景观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5079 (2021)20-0030-02

  媒介的融合触发了媒介不同观看场景和受众接收行为的转变,屏幕作为触达信息的终端,正在经历一系列更深层次的变革。从一入一屏的传统媒介时代,到一人多屏的跨屏时代,再到如今多人多屏的融屏时代,屏幕之间的连接、融合和泛化,构筑了更加复杂且多样的媒介景观。“融屏”不同于“跨屏”,不仅是单一用户ID共享多个屏幕的观赏和使用行为,更多的是多个用户的多个行为在不同环节和不同媒介场景终端中的融合。 融屏时代的到来,让受众更加沉溺于多维立体屏幕所构筑起的媒介景观之中,甚至打造出万屏互联、万人狂欢的媒介景观之象。

  一、融屏时代下媒介景观的搭建

  “景观”一词,在广义上是指在特定区域内所呈现的视觉景象。而当代法国著名思想家居伊・德波在其社会批判理论代表作《景观社会》中,指出“景观”所具有的主体性和感性审美特质,并由此建构起来的可观看的幻象。在本质上,它是由视觉影像作为呈现方式,由此而外显出来的表象。德波认为,大众媒介已成为景观社会构成的原始驱动力量,这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媒介在构筑景观过程中所展现的核心作用。同时,德波也指出:“景观是人们自始至终相互联系的主导模式”。人们深谙景观的建构性和诱导性,但却心甘情愿地沉澎于媒介主观创造出的真实中,无法脱身,甚至遗忘客观真实世界的存在。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媒介的进步,屏幕成为了人们触达世界的无数只眼睛,变得无处不在。媒介透过屏幕开始智能控制、强势侵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生活和工作场景通过屏幕的融合,打通了相互联系的通道,向人们兜售商业、审美、娱乐、文化信息。景观不再是某一单一区域意义上的表象呈现,而是会通过无数屏幕的融合带来更为强大冲击感的感官体验。这样的景观也随着融屏时代的到来,更多的是让受众沉浸其中,带来更深层次、多维度的体验。无论是从生产生活、学习教育、还是审美娱乐等方面,以往报纸、电视所营造出的单一媒介景观,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己经产生了质的变化。人的眼睛不再在有限时间内盯着唯一的屏幕,去欣赏媒介营造出的景观。在融屏时代下,人们可能一边播放着电视节目,一边在通过手机屏幕与朋友聊天。有时也会通过电脑查阅电商平台的商品信息,另一边却用iPad来完成下单。所有的场景行为,在多个屏幕之间自由切换,带来的是卷入度更高的心理体验。

  什么是媒介展示出来的主观真实场景,什么是客观真实生活,“真”与“假”的边界己不像以前那样拥有清晰的边界。对受众而言,他们并不用知晓如何在使用这些屏幕之间转化场景,甚至从未留意,但一切己经发生得如此自然,媒介景观也因此变得更加逼真、多元。

  二、优化内容构筑媒介狂欢景观

  吴军在《智能时代:大数据与智能革命重新定义未来》一书中说过:“如果我们把资本和机械动能作为大航海时代以来全球近代化的推动力的话,那么数据将成为下一次技术革命和社会变革的核心动力。”如今我们的生活、学习、工作等都可以通过多个屏幕之间的密切转换来完成,在互联网中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反映出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性格特点等。通过融屏构筑起的媒介景观之中,因为大数据、算法机制的介入,让屏幕展现出的内容更加的具有针对性,由此带来了更加精准的内容优化,同时也让受众更加易于沉溺其中,深陷媒介量身定制而成的景观世界之中。

  每一种透过屏幕选取的观赏行为都成为一个个数据的基点,并不断通过算法进行过滤选择,再将同类型或与之相关的高频次的内容优化后进行投放。经过传播者和接收者的不断输出与反馈将信息更加精准地传播出去,由此带来了靶向性更强的媒介传播内容。视觉的信息所带来的主观快感不断在刺激个体的神经,由此吸引更多的眼球的驻足,更动摇了真实生活中的稳定性。无论是“抖音五分钟、人间一小时”的笑谈,还是“短视频上瘾症候群”的调侃,都暴露了现象背后人们极度容易沉溺于视觉媒介炮制出的虚幻体验之中的事实。但这种虚幻体验,却往往依赖于唤起人们的真实情感体验为前提。

  以短视频为例,融屏时代下,短视频获得更高的曝光度和更广泛的内容传播力。随着短视频市场的不断扩张,短视频内容逐渐偏向多元化、多维度。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MCN机构不仅仅通过短视频来分享生活,其生产内容更涉及众多领域:娱乐、新闻、科普、游戏、美食、文化等等。同时,借由屏幕所展现的视觉内容从大众生活化变得更加立体、更加富有情感,带来了更加震撼的感官体验。受众从单一的接受者逐渐转变为内容生产方向的决定人,越来越多的内容制造者和接受者加入这场盛大的狂欢中。而在这场“狂欢”中脱颖而出的内容制造者,拥有着强大而固定的“粉丝群体”,受众从各类各式的视频中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情感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李子柒作为一名古风、田园的美食博主,区别于其他类型美食博主,从一开始在平台小范围分享自己的美食,到后来请来优质团队参与制作、剪辑,最终输出更加高质量的传统文化型短视频内容。李子柒不仅在国内圈粉无数,更有大量国际观众成为其视频内容拥趸者,甚至认为“李子柒式生活方式”才是打开田园生活的正确方式。透过优化的视频内容本身,李子柒通过屏幕所构筑起来的生活样态受到广泛关注,很多人选择通过在自媒体人打造出来的虚拟景观中感受缺失的情感,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从而达到心理上的释放。 在2018年,李子柒的淘宝旗舰店上线,短时间内粉丝高达119万,单一产品的月销售量高达几万件。短视频播放的同时会出现商品的购买链接,将短视频的制作和商品进行捆绑式播放,从而增加经济利益,短视频流量的变现看似必然。受众在屏幕上感受田园生活气息的同时,能够品尝到同款来自“田园”的美食,达到了心理上满足,而商家也通过这一跨领域、跨屏幕的售卖方式获得可观回报。

  人们通过屏幕加入媒体精心设计的内容之中,在放松心情、抒发激情、全情投入的“狂欢”过程中去感受、去释放,高频率地切换情感,使自己沉浸、享受在这个深层次、多维度的看似真实却又“虚拟”的世界中,“真”与“假”的边缘逐渐模糊,从而构筑起媒介狂欢景观。

  三、受众角色转变重塑集体狂欢参与感

  告别了单屏时代受众缺少主动选择机会而被动接受媒介传播信息的窘况,融屏时代的到来,让受众的角色变得更加立体和具有创造性。多元屏幕的融合和使用,让受众越过屏幕的单向观看功能,而拥有了更接近真实生活的“拟真”交互体验。受众从接受者身份,转变为参与者甚至是组织者,更加积极投身于记录、分享、生产影像的集体活动中来,成为媒介景观的塑造者。在全民参与的情况下,媒介所创造的景观更加地丰富、多元和精准,同时也变得更为强势和积极。

  《偶像练习生》作为在2018年大火的男团选秀类节目,填补了当时选秀节目的空窗期,对于参赛选手的要求相比之前的选秀节目更高,从参赛选手的外貌、风格、可塑性、能力等方面进行选拔。不同于传统电视选秀节目中,受众通过电视屏幕观看节目,采取单一短信投票方式遴选草根明星,《偶像练习生》开放全平台屏幕互动方式,通过爱奇艺网站、农夫山泉微信公众号、天猫农夫山泉旗舰店等平台“pick”自己支持的偶像,将选择权完全开放给大众。从节目中通过训练、考核等

  环节精心筛选并包装出来的不同类型的“偶像”,构成了媒介建构起的偶像景观,消解了个体与“偶像”这一商业概念的地理学距离,让个体拥有了真正审美空间的自由和解放。最终的成团环节,遴选出的选手不仅要求业务能力突出、风格多元化,更要收获大众的广泛支持,才能顺利成团。融合的多维屏幕构筑了更加“密不透风”的商业场景,借由选择的权利交还予大众手中、尊重个性化表达的名义,让受众沉溺于屏幕背后虚幻的魔术世界中,最终推向纵情欢乐的疯狂之中。

  2019年的“天猫双十一狂欢夜晚会”于浙江卫视、东方卫视、优酷等平台融屏直播,有超207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优酷APP观看直播。晚会不仅邀请到泰勒・斯威夫特、日本歌手花泽香菜等国际巨星,天猫代言人易烊千玺,还有郭采洁、韩庚、郎朗等实力明星助阵。晚会获得收视第一、实时热度第一、微博热搜榜第一、全网累积热搜第一等成绩。晚会采用“个人屏十家庭屏十公众屏十大屏十小屏”多屏融合触达的方式,同时还打通手淘、Uc等 APP,连接“卫视端十网络端”,更通过超级直播间、晚会预热期和现场互动环节,增强受众集体参与感。受众不仅成为晚会这样一种文艺样态的信息接收方,更通过多终端的屏幕,变成了内容传播和价值制造的参与者。在观赏节目时,不乏受众并未有购买意图,但却在融屏场景所创造出的商业氛围中,因场景气氛的渲染和从众心理等多方因素而产生冲动消费行为。虽然如此,但受众依然乐在其中,获得极大的心理和情感满足。

  因受众的身份角色已经在融屏时代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受众的意义也随之变得更加多元和复杂化。受众醉心于自己和媒介联合炮制出的媒介狂欢景观之中, 尽享媒体所赋予的在集体之中的参与感,但实际上这种参与感和集体融入感,依然是建立在融屏环境所营造的虚幻场景中。这种参与感依然无法摆脱是媒介给予的心理幻象的事实。

  四、结论

  融屏时代赋予了媒介狂欢景观构建的新特征,在这个过程中,能清晰可见媒介形态随着屏幕形态的融合,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仅媒介内容随着屏幕载体的融合演变,开始不断推动媒介内容生产者去适应和创新优化内容文本,同时,受众的身份转变也增强了媒介景观的狂欢参与感。无论透过屏幕而构筑的媒介狂欢景观到底是包裹着商业外壳的镜花水月,还是真实存在的记录性瞬间,都需警惕沉溺于其中的后果,客观理性看待媒介艺术与社会景观之间的关联,获得更多冷静思考。

  参考文献:

  [1]德波.景观社会[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174.

  [2]左敏,李钢.奇观爆炸与受众嬗变:新媒介生态下省级卫视电视真人秀节目研究[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5,37(04):94-98.

该文章方向还可以投以下杂志
服务与支付